Yoco-六君

旧番博爱党!
LL教徒一枚,主推★凛★
cos小透明 半个音游爱好者

—— 【堀鹿】星期五的早安 (下)

※提前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关于后续,我将原来的两个想法结合了一下,毕竟鹿岛怎么可能会勾搭失败呢~学长怎么可能会忽视鹿岛呢~【突然觉得发起调查的自己很蠢】

※设定 鹿岛初三 堀高一  两人同乘一路电车上学

※OOC也许是不可避免的...


5.

       计划确定后的第一个星期五,我早早地就从被窝里爬起,洗漱、换衣、整理头发,平时不听我话的齐肩长发,今早意外得柔顺。梳好刘海造型,喷上定型啫喱,发型完全OK!对镜中的自己嫣然一笑,今天的鹿岛游帅气满满,萌萌哒!

       怀着比以往更加强烈的期待,我离开了家,奔向电车站。

       7:30,我与往常一样乘上开往学校的电车。

       只不过今天的特等席位被人占据,我只能选择背对月台的座位,不能在第一时间关注前辈的动向让我感到遗憾。

       随着电车的行进,刚开始的失落被激动填补,马上就要到站了,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马上就能跟他打招呼,让他认识我了!想象着他听到后会露出的疑惑、惊讶或是呆愣的神情,不管是哪一种都好有趣啊!沉浸在幻想中的我完全忽视了一种情况,那就是,他没有出现的情况。

       7:37,电车与往常一样进站,跟我同侧的车门与往常一样开启,可是那个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走进来。

       没…没有!我诧异地睁大眼睛在车厢里张望,都没搜索到往常的那个身影,转身趴在窗户上向外面的月台找寻,但留给我的只有下车乘客渐行渐远的侧影和慢慢模糊的月台。

       7:45,电车与往常一样进站,我带着与往常的喜悦完全不同的惆怅走出电车。第一次的行动失败!不过不要灰心,离四月还有好几个星期五呢!我双手握拳为自己打气,重新燃起的希望驱走了失望的阴云。

6.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接下来的二、三、四次都以同样的形式宣告失败。台历上黑色的“叉”字符号无情地向我示威,原本熊熊燃烧的烈火逐渐变为星星之火。

       我,已经一个多月没碰见他了,那个我所崇拜的前辈。

       现在是二月的尾巴,三月即将到来,令人紧张的升学考、毕业考也将裹挟着春风接踵而来,之后就是夹杂着泪水与祝福的毕业式,再经过十几天的修整,在樱花飞舞的四月中旬,迎来崭新的高中生活!

     “然后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去勾搭他啦,说不准你们还会一起搭伴上学呢~”面对妹妹以美好未来为蓝本的安慰,我表示感激,从臂膀中抬起头,扯出一个微笑给予回应。

       妹妹并没领情,双手插在腰上,颇为感慨地叹口气,“姐,你到底在失望什么啊?”“当然是计划没有成功啊!”我又把头埋回臂膀间,“不是吧,是没见到那个人吧。”“计划失败和没见到他不是一个性质吗?”我闷闷地说,“当然不一样了,你见到他了即使没说有按计划说出那句话,你还会觉得这么失望吗?”

       妹妹的疑问一字一句,无比明晰地敲打着我的心。其实我很清楚,自己的失落来自于什么,确实是没能见到他,但更让我悲伤的是——无法使他知道,他不久后会有一个聪明大方可爱的后辈我啊!

       顺着这份忧伤的情绪,我回答道:“如果见到了却没有说出计划中的那句话,我一定会绝望的,不,是悔恨。”“会悔恨?”妹妹困惑地重复着,“是啊,不说那句话,我就无法给他留下特别的印象了。”特别的印象?难不成,姐姐是想和那个人…发展成为那样的关系吗!没想到姐姐她,还是有女性意识的啊…

       许久未听到妹妹的回复,迷之沉默的氛围使我抬头向她投去疑惑的目光,只见她用泛着泪光的激动眼神注视我,“我…我一定会支持姐姐你到最后的!不要丧气啊,不是有个成语叫否极泰来吗,这个星期五绝对可以遇到的!”不是要说教我的吗,怎么变成应援了啊,难道,妹妹她能够理解我的痛苦吗!

       我用饱含深情的眼睛看着她,用力地点了下头。

7.

       否极泰来,但是不利的情况在什么时候才算到达峰值呢。

       二月最后的星期五,冬天似乎不愿意就这样离去,送给我们一片灰暗的天空当做饯别礼。害怕下雪耽误上学的时间,我早早地被妈妈叫醒,没得到充足睡眠的我晃晃悠悠地来到了电车站。

       7:20,我比往常早10分钟乘上了开往学校的电车。

       罕见地,车上座无虚席。看来大家都不太喜欢雪花最后的表演呢,这样想着的我走到特等席旁的挡板处,双手提着书包,身子抵在挡板上,欣赏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

       参差不齐的楼宇耸立在轨道旁,灰暗的天空与飘落的雪花给它们增添了寂寞感,可电车行驶的速度迫使它们如走马灯般从人们视野里匆匆掠过,根本没有停留的间隙。

       我对于那位前辈,是不是跟窗外的楼是一样的呢,只是匆匆而过的剪影。

       诶?我为什么会这么想?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我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晃了下头,这才发现另一边的车窗上多了一个人影。

       在我发呆的时候,电车与往常一样进站,不过是另一个时刻表的往常。

       在我看清另一个人影的轮廓后,难以抑制的欣喜涌上心头,是…是他耶!一个多月未见依旧是记忆中小小的模样,黑色的羊角扣大衣尽显风范,只不过,以往梳起的刘海今天有些服帖,下垂眼视线的焦点也不在书本上,好像是…朝向我的方向…他是在看我吗!

       欣喜混合着激动拉动嘴角的神经企图绽放一个微笑,可我的理智在一瞬间战胜了感性,现在展开笑颜会被认为是犯傻被人瞧见之后的尴尬笑容吧,现在微笑不是切断了说话的契机吗!所以应该这样!

       我摆出疑惑的神情,头略微向他的方向偏移,用眼神向他传达“你有什么事吗”的讯息,四目仅接触了那一秒,对方就将头转向车窗,不再看我,抬起右手对着窗户整理贴在额上的刘海。

       我…是被无视了吗?尽管在心底大叫着泪奔,可在脸上我依旧保持淡定的表情。不科学啊!发型比一个可爱的妹子还重要吗!等下,说到发型…他把刘海放下来的样子也挺可爱的呢~不不不,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刻,是关系着我能否给他留下你即将有个聪明大方可爱的后辈我的时刻!怎么能被偶尔出现的反差…反差?

       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我看向他的肩头和脚边。原来如此,雪花,至少在今天,我很喜欢你呦~然后我拎起自己的伞向他递去…

       7:35,电车按照另一个时刻表的往常进了站,我提着书包面带灿烂的笑容踏着轻快的碎步小跑下车,转身朝车厢里半伸手、不知所措的他挥挥手。

       车门在清脆的提醒音中关上,启动、加速向下一站驶去。站在月台上目送电车远去的我,心中充实着无与伦比的成就感,我真是太机智了~乐于助人足够给人深刻的印象了,加上施助者还是要成为你后辈的人~否极泰来,一点儿也不假~

      “鹿岛同学,你今天是忘记带伞了吗?”“啊,算是吧。你介意和我同撑一把伞去学校吗?善良的公主殿下?”我压低声线执起她的手亲吻,“当…当然没问题!”她红着脸说,“只是鹿岛同学今天…很高兴耶?”“诶诶?有吗?”我笑着说。 

8.

       由于种种原因,在我初中毕业跨入高中之前都没有再见到他,但是我一点儿也不伤感,因为从今天起,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接触他了!

       剪去了繁琐的长发,身穿浪漫学园高一制服的我站在校门附近,眼前是庞大的新生人群和宣传各自社团的前辈们。没想到抢人大战这么早就打响了啊,戏剧社的社长会是怎样的人呢?娇小的前辈君会不会一起出现呢~抱着众多的猜测,我迈开了脚步,却在下一刻就被人拦截,“这位同学请留步!我是戏剧社的社长,凭你的资质一定会成为戏剧社的男主角的!”

9.

       星期五的早安计划,在初三最后一学期的二月末达成。这之后成为堀前辈心中最可爱的后辈计划仍在进行中!


p.s  学长视角的故事,敬请期待~ :-D

评论(3)
热度(12)
返回顶部
©Yoco-六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