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co-六君

旧番博爱党!
LL教徒一枚,主推★凛★
cos小透明 半个音游爱好者

—— 【堀鹿】星期五的早安 —Another story—

※学长视角的故事,请结合前文~虽然这么说但总觉得自己写的是两个故事...

※鹿岛初三设定  堀高一设定  两人共乘一路电车上学

※无法避免的ooc...


0.

    “啊!你们这些被权势金钱蒙蔽双眼,受欲望支配的行尸走肉是伤害不了我,伟大的勇者卢卡欧的!”我熟练地挥动手中的剑,依照平时训练的节奏与敌人展开周旋,右躲左击,退步抵挡,然后被对方以数量压制…早已烂熟于心的步骤我却倾注于百分之二百的认真,因为这,可能是我高中,乃至人生中最后一次登台了。

1.    

       我是堀政行,是浪漫学园高一的学生。出于对戏剧的热烈喜爱,我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戏剧社,凭借端正的五官外形、具有变化性的嗓音、多年的表演经验以及刻苦严谨的态度成功弥补了身高上的劣势晋升为男主角,而且我坚信,自己还会长·高·的!现在的数字只是暂·时·的!    

       除了戏剧表演,我的绘图能力也不差,特别是对建筑空间的简析与记忆,一个场景往往看上个几分钟我就能在纸上勾画出视图,所以社团里大型布景道具的制作我偶尔也会插上一脚。    

       也就是那么寥寥几次,使我深切体会到一部戏剧的成功绝不仅限于舞台上演员的表现,衣着服饰的搭配、道具布景的精细、灯光背景乐的恰到好处等幕后工作也是决定一部戏剧能否成功的关键。

       久而久之,我渐渐迷恋上了幕后工作,也开始通过阅览书籍汲取相关知识,社团活动的重心也从训练朗读、酝酿情感转移到道具制作和幕后策划上,而秋天的学园祭将是我最后一次登台表演…

       包括社长在内的许多人都对我的决定表示震惊与遗憾,但我认为在厚重的幕布后看演出圆满结束同演员在戏剧结束后站在聚光灯下收获观众的掌声一样,令人具有成就感。

2.   

       学园祭的表演取得了意料中的巨大成功,我们戏剧社三个月来的辛勤劳动得到了回报,也为即将退部的三年级生送上了离别礼物。    

       很意外,社长竟然提拔只有一年级的我担任下一任的社长,“社…社长,这个决定太草率了吧!还有二年级的…““哎呦!小堀你就不要推辞了,这是我们高年级生一齐讨论的结果。”社长拍了拍我的肩膀,二年级的前辈们也纷纷向我投来肯定的目光,“我们相信你会带领戏剧社走向更辉煌的未来的!”学长的期许使我无法拒绝。    

       就这样,我接过了戏剧社社长一职。在出席每日的社活之外,我还需要做一些文案资料的整理工作,所以最近两个月的星期五我都要提早到校。    

       6:45,床头的闹钟准时响起,我从被窝里钻出。洗漱、换衣、整理书包,对着镜子用发胶固定略显稚气的刘海。很好,今天的发型完全OK!我朝镜中的自己勾起嘴角。    

       我与骑车上学的弟弟在路口分别,独自走向电车站。十一月深秋的凉风打在我身上,令我感受到冬日的临近,看来下星期该加件大衣外套了。这样想着的我踏进了开往学校的电车。    

       7:37,我乘上了开往学校的电车。    

       我径直走向对面车门边的玻璃挡板,侧过身背靠在挡板上,从车外夹带而来的凉意很快被车厢内的温暖驱散,我舒口气,拿出昨晚阅读的关于舞台布景的书,继续研读起来。    

       7:45,电车如以往一样到站,我活动了下肩膀,瞟见坐在身后的女生端着书走出了车门,不禁为她热爱学习的行为点赞,如果我弟弟他能够有人家一半努力的劲头就好了,然后我又将视线移回到手中的书上。

3.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总觉得最近几周星期五的早晨乘电车时,有一双眼睛在注视自己的行动。当我抬眼去扫视时,又没发现行为诡异的人,再加上自己这么喜欢站在不受人关注的角落…会不会是自己太敏感了?    

     “我看是小堀你想太多了,可能是车里的乘客要看过站记录板吧!”社里同级的好友笑着说,“可是那种感觉不太像啊。”我皱着眉,在脑中组织合适的语言来表述那种不对劲的感受,“怎么说呢,就是感觉那人带着某种目的性,却又小心翼翼,生怕被我察觉一样。”“咦?不会吧。”听了我的解释,好友一脸不可思议,“怎么了?”我反问,“小堀,你不会是被一个你不知晓的人暗恋了吧?”“暗恋?”  

     “是啊,在电车车厢里默默观察你的举动,然后寻找合适的时机向你搭话,或者是发生一些小意外,像骤停什么的,和你产生肢体接触,进而展开一段充满戏剧性的恋情。”看着他眼里闪烁的光芒,我头一次觉得他或许比三年纪的学长更适合编剧这一职,“我说你也跟我在星期五早上一起乘过电车来学校吧?”“那当然,为了应付女魔头的随堂小考,我可是特地早起了呢。”他回答道,“那你想想看,在那段短暂的时间里有女生刻意接近我俩的吗?”“这个…嘛,”他面露难色,“好像没有耶,也许是她看我在你旁边感到害羞了。”“那真遗憾,她恐怕没有把握住机会。”我在本子上写上最后一个句号,放下笔,拉伸下胳膊,对他说:“今天这点是最后的总结了,从明天起,星期五我就不用提早到校了。”“唉?是吗…”他有些失望,“不过,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新社长。”  

       虽然对“社长”这一称呼我还觉得生疏别扭,但是我必须尽快适应,因为新的学期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来临了,在引领社员们渡过送别三年生的悲伤与空缺期后,至关重要的就是能否在新生中挖掘出优秀的人才培养了。

4.    

       不经意间,日历上的数字已经要奔向三了,夹杂着泪水与祝福的毕业式就要来了。在二年级前辈们的帮助下,我把戏剧社的工作组织得算是有模有样,大家也慢慢习惯了没有三年生的日常社活,我也体会到作为一个领导者,除去有丰富的专业知识、高瞻远睹的忧虑、强烈的责任心,还需要在成员之间树立一种威信和亲和感,不然不会得到大家的信服。    

     “学长,做一名称职的社长还真是不容易。”我把咖啡递给抽空回来看望大家的学长,“哈哈,小堀你是在抱怨吗?”对方接过咖啡付之一笑,“怎么会,我是在体谅学长的辛苦。”“开玩笑儿的,刚开始一定会有些阻力的,特别是你还是个一年纪。”学长喝了口咖啡,“可是我相信你,因为你对戏剧的热情一定会感染大家,吸引更多的人来到你身边。这是我,甚至是戏剧社的绝大多数人所不具备的魅力。”我愣住了,学长选择我的原因…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在简单的相互鼓励后,我送走了学长。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的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久久不能舒畅。

5.

       欢送三年生的聚会在二月最后的星期五举行,不巧的是,天空不作美,飘起了洁白的雪花。

       真糟糕,嗨到晚上的计划或许不能实现了,况且自己走太急了…竟忘记拿伞了。我对自己犯蠢的行为惭愧,果然好久没在星期五早起了,连闹钟的声响都忽略了,当我意识到要起来的时候,指针已经转到了数字五。我仓促地把自己收拾了一下,胡乱塞了几口吐司就出了门。

       所以,现在站在月台上的堀政行有点儿狼狈…真不想被熟人看到!

       7:27,我踏进了开往学校的电车。

       走进车厢内的我习惯性地朝对面车门靠左边的玻璃挡板处移动,却发现自己喜欢的老地方已经被他人占据。都怪自己起迟了…我认命地走向另一侧的挡板,不经意地,向对面瞅了一眼,也就那一瞬,我竟忘了移开视线。

       站在对面的是一位高挑的女生,双手提携的书包遮住了大腿,可掩盖不了优美的腿型曲线,深色的制服袜包裹着修长白皙的小腿,要是过膝长袜的话…一定会更能突出腿部线条的。

       我边赞赏边将视线上移,中规中矩的毛衣式外套大衣,即便普通但颜色很衬肤色,柔顺的藏蓝色头发贴在脖颈边,有几缕随意粘在下巴上,巧妙地勾出她下巴的轮廓,微张的双唇,笔挺的鼻梁,分嵌在它两边的,是如绿宝石般的明眸,在这样精致的脸上,布满的是忧愁…

       她的表情,实在是太符合教科书上对忧愁、苦闷的定义了!虽然是个女生,但她的长相掺杂着男生的俊朗,要是把头发剪短绝对可以反串男角,就是不知道声音如何,不过声音是后期可以训练的,不是很重要。陷入专业分析的我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已察觉到我审视的视线,当我再次看向她时,正好与那双眼睛相对。困惑代替了忧愁呈现在她的眼里。

       呃,我是不是被当成什么图谋不轨的怪家伙了…我淡定地转回头,面对车门上的窗,抬起手捋顺因融雪而湿漉的额前发,不再注意她。即使心中翻滚着能羞死人的尴尬情绪,我还是发挥了擅长的演技,把先前一系列的举动置若罔闻,营造一种“我只是恰巧看到你在发呆”的情景。

       理所应当的沉默过后,发生了令我意想不到的事。

     “那个,不介意的话请用这把伞吧。”本还在心里声讨自己行为失礼的我惊住了,微睁大眼转向她,她将自己带着的雨伞伸向我,“你没带伞吧,外面雪下得还挺大的,如果再这样下去很容易生病的!”说着她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示意我看脚下,确实我脚边围着融水,这点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可是她这样乐于助人,也太…没头脑了吧!“不用了,你自己也需要伞吧。”我拒绝道。

       车厢里适时地响起提示音,她赶忙把伞塞进我怀里,完全无视了我的话,“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没关系,有同学在车站等我,可以共撑一把的~”说着她向我绽放了似阳光般暖人的笑容,眉毛、眼角弯起的弧度使我沉醉,我只能呆呆地盯着她的笑脸,由近而远,然后快要消失在一片白色的背景中,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她是要下车了!

       我立即迈开脚,伸出手,想要抓住她,“我…你的名字还有学校!”我对着车门喊道,只是回答我的,是她朝我挥手的身姿以及提醒车门关闭的清脆声,下一秒车门硬生生地合上了…我到底怎么还她伞啊!

      “早上好,小堀!噗!你怎么撑了一把如此可爱的伞啊!”“少罗嗦,不就是一把粉伞吗!”我转过脸对突然冒出的好友说道,“原来你放下刘海是这个样子啊!”“喂…你想吵架吗…”

6.

       当天的欢送会,大家玩得还是很开心的,尽管有不舍、有留恋,可都化作了对未来的期盼。

       这之后,意味着我要升上二年级了,四月就会有一批人呼喊我为学长、前辈了。说起来,不知道那个有点儿冒失的女孩儿是几年级的…

       我提着那把伞走在回家的路上,思索着关于伞主人的事。

       之后的几个星期,我每天都在电车里寻找她的身影,可惜都无功而返。我也试图在她下车的车站附近寻找,事与愿违,车站附近的学校有三所,而且都要放假了,学生不是每天都要求到校。

       那把机缘巧合获得的粉伞就这样一直躺在我的柜子里,有时我也在想,我找她的原因到底是为了还她伞,还是为了再见她一面呢?

7.

       樱花盛开,象征着新生命的高一新生涌进了校园,各社团的招募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作为戏剧社社长,我一点儿也没有懈怠。

       我站在新生行进队伍的两侧,搜寻着中意的人,看着那一张张形形色色的脸,虽有不错的面相,但都无法媲美记忆中那张带有忧愁的面容,我绝对是犯职业病了,怎么老拿她的长相作为标准去衡量别人呢…我有些懊恼,重新看向人群,在队伍的末端扫到一抹蓝色。藏蓝色的头发,修剪得干净利落,柳叶般的长眉覆在一双灵动的绿瞳之上,高挺的鼻梁下是划出完美笑容的唇,宽厚的肩膀撑起灰色的制服外套,男版的她正随人群慢慢向我走来。

       并没有做过多的思考,我迫不及待地向理想中的台柱走去,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人拴在戏剧社。

8.

       如果时间具有随意调控的属性,我一定会选择回到初见鹿岛的前一天晚上,然后老实地把伞放进书包里…

     “鹿岛!我今天带伞了,不要再把这把绣着蕾丝边的粉伞塞给我了!”“有什么关系啦~堀前辈又不是第一次打粉伞了~而且小小的前辈配粉色毫无违和感的呢~”

       我严重怀疑那家伙当初大方借伞的动机绝不是什么乐于助人…

评论(4)
热度(18)
返回顶部
©Yoco-六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