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co-六君

旧番博爱党!
LL教徒一枚,主推★凛★
cos小透明 半个音游爱好者

—— 【堀鹿】恋人未满(单恋)30题

※目标是将30题连成一个故事~

※堀鹿的小故事~ooc是我的特色...

※30题顺序打乱...话说明明是很让人脸红心跳的题目怎么被我写成悲了...


1.是我不够优秀吗?

     “御子柴,麻美子为什么喜欢铃木啊?”

     “因为铃木长相帅气,擅长运动,成绩优异,待人和善,最重要的是,对麻美子专一吧。”

    “总之就是铃木很优秀,对吧?”

    “完全可以这么说。”

    “那…前辈为什么不喜欢我啊!这些方面我也很优秀啊!一点儿也不比叫铃木三郎的人差啊!”

       面对鹿岛的怨念,御子柴汗颜。“也许是你在某些方面还不够优秀,比如自觉参加社团活动之类的。”

     “社活吗…”鹿岛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来,“可是,御子柴,铃木那家伙明明连社团都没有参加,这方面我是优于他的。”

       听着鹿岛一本正经的回答,御子柴暴汗,你丫的给我把重点抓对呀!

2.怎样都不甘心

       虽然得到了御子柴“你干嘛要和一个活在二次元里的二次元人物较真”的宽慰,但鹿岛还是困惑,她明明比铃木优秀,为什么前辈他不愿意做她唯一的公主殿下,而宁愿成为整日担惊受怕的麻美子呢?

      “呦~鹿岛,你一个人在走廊的情况还真是少见耶。”某KY少女大步跨到鹿岛面前。

      “我也是需要私人时光的呀,老师!”

     “哈哈,我懂得的,瞧你一脸郁闷,是不是跟小堀发展不顺呀?”

     “小…小堀!?”听着濑尾毫不忌讳地直呼前辈的姓氏,鹿岛大为震惊。

   “呦哦~还真被我猜中了~”

      “不是的,老师!你对三年纪的前辈直呼姓氏不太礼貌吧。”

      “唉?可是上次我这么叫他,他也没什么意见呀。”濑尾奇怪地发问。

        前辈他…竟然没有纠正濑尾的叫法!而且濑尾跟自己还同为二年级生…鹿岛的脸色已不再是先前的震惊,俊秀的脸上蒙上了灰色的阴云。

       原本滔滔不绝地说着若松与自己二三事的濑尾终于察觉到鹿岛的沉默,“鹿岛,你怎么了?中午吃坏肚子了吗,脸色这么难看。”

      “不是…我…我好不甘心啊!为什么老师你喊前辈的姓氏可以那么自然!我每次喊‘小堀’都要被爆栗啊!”

      “啊?不是吧。”面对鹿岛的抱怨,濑尾摆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跟小堀原来还没我和他熟络啊,你连他的名字都不能叫啊。”

       她的回答让鹿岛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3.我的嫉妒心

       想不通,理解不了,不明白…一系列表达苦恼、困惑的词和短语在鹿岛脑中井然有序地循环滚动着。

       为什么濑尾老师可以无压力地喊前辈姓氏呀!他们俩只是在夏季合宿时才认识的啊,短短的时光里,他们已经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建立了亲密无间的情谊了吗!

       思考方向已经完全脱离正轨的鹿岛绝望地抱着自己的脑袋蹲在走道的角落里,平时自带闪光属性的背景贴纸荡然无存。

     “太过分了…小堀前辈太过分了…只对我一个人这么严格…”

祖母绿的眼眸染上悲伤,虽然总是用“前辈只会对我一人暴力相向”来彰显自己与别人的不同,可是鹿岛游从心底还是渴望能被堀政行温柔地对待。

       无论鹿岛游多么的英俊,多么地会说讨女孩子欢心的情话,多么地擅长完美演绎各类型的王子,但仍改变不了,她是个正值花季的高二女生。

       专属于女生的敏感小情绪她是有的,比如爱慕对象不喜欢自己的烦恼,他对与自己同龄的友人比对自己更和蔼的——嫉妒。

     “啊啊!不行不行!我怎么可以这样呢!”鹿岛拍打着自己的脸以表惩戒,“我怎么能去猜疑朋友呢!”

       嫉妒朋友的鹿岛游一点儿都不大度,一点儿都不像鹿岛游。

     “只是个称呼而已,在其他方面夺回关注焦点的特殊地位就好了!”祖母绿的眼眸中重拾光亮,“所以,今天就翘了社活和公主们去喝闲逸的下午茶吧~”

       刚想迈开脚步,鹿岛便感到右肩被人施加了一个向后的拉力,顺势转头看向施力者。

       意料中的愠怒面容,“堀前辈…”

4.一直看着你的我

       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快大半的教学楼,堀还是没有找到鹿岛,“那小子今天躲得挺好啊。”从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丝毫的赞赏,反而有几分愠怒。

       平时可以准确感知鹿岛存在的他,或者说,他与鹿岛之间存在一种奇妙的默契,一种堪比定位系统的超常直觉。可是今天,对方却像失联一样,消失在堀的感知范围里。

       上次鹿岛为酝酿悲伤情绪而刻意躲开自己的事,让堀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失落和紧张。

       他意识到鹿岛之于自己,似乎不再是简单的学妹、淘气的台柱、未经精细加工的钻石原石,某种情愫正悄然变化着…

       所以此时,堀恼怒的不是鹿岛未准时出现在社团活动室的行为,而是自己,未能在第一时间内找到她。

       越想越急躁的他加快了脚步,忽然瞥见走道的角落里藏着星点湛蓝。好小子,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太过分了…小堀前辈太过分了…只对我一个人这么严格…”

        原本气势汹汹的人愣住了。

     “啊啊!不行不行!我怎么可以这样呢!”…

鹿岛的声音不断传入堀的耳中。

        她,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堀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可恶,连她的近况都不了解,我怎么好意思说要一直看着她啊!

5.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放着你不管

     “堀前辈…我…”

    “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啦~我只是一如既往地想要翘社活而已~”鹿岛故作轻松地说着足以让眼前人瞬间炸毛的话。

    “别给我打岔!到底发生什么了!”

       堀强硬的态度使鹿岛强压下的委屈又喷薄而出,“前辈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私事吧!”

       没有…权利!?堀瞪大了眼睛,直视着对方的脸,鹿岛她没有半点儿开玩笑的意思。然后慢慢松开了抓着她肩膀的手,无力地撑在腰上。

     “对,我没什么权利干涉你的私事。”

       他落寞的语气像绵软的针,刺在鹿岛的心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不能放着你不管,不过,好像是我自作多情了。”堀勉强扯出一个微笑,“今后我不会难为你了,不想来社团提前请假就好了。”说完,他快速转身离开了这里。

6.无时无刻都能想到你

        我好像把自己最佳的筹码给丢了…

        难得的,面前精致的黑森林蛋糕没有引起鹿岛的兴趣,她的双眼迷失在了空气中的某一点。

        我好像把舞台上最重要的东西给丢了…

        舞台上排演着没有王子的宫廷爱情剧,顶替鹿岛的二年级生虽然竭尽全力地融入角色,但是过分投入反让人觉得不自然。无法顺利完成对戏的公主向堀投去求助的目光,却发现认真负责的社长正迷失在空气中。

      “鹿岛君,蛋糕再不吃就要过最佳的食用期喽!”身旁的女孩子好心提醒道,“唉?那我要开动了~”

       拿起叉,切下一角送入口中,蛋糕松软的口感中混杂着草莓的清甜和黑巧克力屑的丝苦,如此复杂的感觉像极了堀政行给予鹿岛游的痛击,与长久以来的感受。

     “小堀,你再涂下去天空就要完全被白色覆盖了!”身侧友人及时的提醒使背景板免遭重制的命运,堀满脸歉意,“不好意思!”

       抓起一旁天蓝色的漆刷,将超出边线的部分盖上。由于白漆涂得太厚,两者一叠加竟产生了不均匀的色块,这种怎样都无法将它抹平的感觉像极了鹿岛游对堀政行造成的影响。

7.好像发现了可是说不出口

       拿出手机熟稔地按下一串号码,可是手机的主人并没有按下拨号键,而是将它重新锁上,塞回了口袋。

       堀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话语才能拉近自己与鹿岛之间突然出现的捉摸不清的距离。

       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方悬着,手指的主人盯着空白的短信界面,迟迟按不出任何一句话,直到屏幕进入锁屏状态。

       鹿岛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语言才能弥补自己与前辈之间突然出现的深不可测的裂痕。


+++++++++30题+++++++++

1.好像发现了可是说不出口

2. 无法组织的语言 

3. 想拥抱你的冲动 

4. 才道别就又想见面 

5. 我的嫉妒心

6. 只对我微笑可好

7. 和你在一起就很安心

8. 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放着你不管

9. 独占欲与自由的关系

10. 你并不属于我 

11. 提到你名字的时候不自觉的心跳和笑容 

12. 碰触到你时,颤抖的指尖

13. 怎样都不甘心 

14. 你的晚安是我的兴奋剂

15. 一直看着你的我 

16. 无时无刻都能想到你

17. 不愿说晚安 

18. 只要是你什么都可以

19. 没有说出口的勇气 

20. 请向我走来,一步就足够 

21. 你所不知道的我的心声 

22. 当成玩笑说出口的真心话

23. 是我不够优秀吗? 

24. 想要一起看更多的未来

25. 依恋你的味道

26. 习惯了一直在我身边的你 

27. 我比你想象中的更在意你 

29. 想和你手牵手,走一走

30. 听着最爱的声音,说出最伤的语言 

我很期待其他太太们来写~╰(๑◕ ▽ ◕๑)╯

评论(15)
热度(17)
返回顶部
©Yoco-六君 | Powered by LOFTER